笔趣阁 > 宋末崛起 > 第二百五十三章 献俘东京
童贯看着前方忙碌的秦延,不禁叹服,他是亲眼看着这位秦机宜如何大杀四方的,以往被他嗤之以鼻的万人敌看来真是有啊,眼前就有这么一位了。
  
  想起方才秦延的勇悍,不禁扫了眼秦延身边放着的狼牙棒,只见铁钉上挂着的血肉,童贯再也忍不住当即喷了出来,他哪里看过这个,本来四周血气弥漫让人作呕,结果看眼这样的凶物童天使怎么忍得住呢。
  
  四周传来兵甲响声,只见几十名军卒当先赶到,这是在鼓楼驻守的禁军,他们居高望远第一个发现这里的搏杀于是急忙赶来。
  
  带队的是一个都头,当他看到天使的旗帜倒放在地不禁当即色变,心道苦也。
  
  果然,童贯身边仅存的一个小黄门厉声道,
  
  “还不快追击刺客,没看到已然惊吓了天使吗,”
  
  都头磕头如捣蒜,急忙起身领人欲走,
  
  “哎,像什么话,这里不留下两人保护天使吗,”
  
  小黄门狗仗人势继续喝道。
  
  都头回头一看童贯身边就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了,急忙下令留下几人值守,心里却是大骂这些阉人,他就该晚来点,让这些阉人死透了才好。
  
  童贯则是从店家那里要了水净了口,整了整衣冠这才来到秦延这里。
  
  ‘多谢秦机宜救命之恩,多谢,’
  
  童贯此番弯腰施礼,身段放的很低。
  
  秦延如此悍勇,才智又极为高绝,这样的人才必定会官家大用,真是挡也挡不住的,这点见识童贯还是有的。
  
  而这样的人不可与其争斗,交好为臂助才是,童贯此番笑眯眯的,态度和方才是天壤之别了。
  
  秦延起身用一块麻布擦拭了手,然后回礼道,
  
  “天使客气,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童贯当然不会真的相信什么举手之劳,方才的凶险他一清二楚,如果不是秦延那一拽,他早就死在当场了。
  
  童贯再次拜谢,然后和秦延攀谈起来,此番笑意就没离开他的脸上。
  
  他的此番所为越发的让秦延警醒,这厮果然是个人物,倒也是能屈能伸,不好对付。
  
  过了会儿,沈括、刘成效急急忙忙的赶到了现场,都被血腥的场面惊诧到了。
  
  “刘节判,咱家在延州城内遭到刺杀,你怎么说,”
  
  在秦延身上没敢发泄,沈括那里还是算了,虽然沈括在朝中名声不佳,毕竟是沈龙图,童贯将方才的惊吓泄恨在刘成效身上毫无压力。
  
  刘成效是诚惶诚恐,虽然童贯一个阉人他极为的鄙视,但是毕竟是天使,如今在延州城内遭到刺杀,他作为掌管刑狱的节度判官绝对是无可推脱,急忙请罪。
  
  ‘刘节判你还是立即缉拿凶徒的好,最后弄清西贼为何在城内行凶,’
  
  童贯冷冷道。
  
  ‘下官遵命,遵命,’
  
  刘成效一头的暴瀑汗,天使遇刺好像在大宋开国以来还未曾有过,此番是第一遭了,偏偏他就是所在地的节判,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秦延冷眼旁观,当然心里有些幸灾乐祸,毕竟刘成效这厮对他可是有些小冲突的,虽然他官职低微了些,没法直接办了这厮,不过看到如今童贯对刘成效颐指气使心里当然小爽。
  
  刘成效急忙派出衙役全城搜捕,而赶到此处的曲珍也派出了禁军一起搜捕,毕竟这些都是兵甲齐全的西贼,衙役捕快那些平日里欺压百姓的货真不济事。
  
  沈括让卫队随扈下将童贯护送到经略司衙门,秦延也一并前往。
  
  过了一个多时辰,消息传来,缉拿格杀了十五名西贼,余者还在锁拿中。
  
  经过拷问,总算是晓得此番是银州的石州军司谋划的,在延州击杀大宋天使算是对永乐城之战的一个报复,当然了如果能俘获天使,弄清楚那些火药包的来源更好。
  
  为此石州军司动用了藏匿延州的数家羌人细作,平日里他们相互不晓得对方的身份,此番却是一同行动。
  
  正因为如此平日里隐秘,此番突然汇集一起发作,差点就得手了,如果不是遇到秦延带人就在童贯身边的话,因此童贯极为的庆幸。
  
  越发庆幸的是沈括,他很清楚,朝野多少人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恨不能找到一点错处弹劾他,如果童贯有个好歹他必然要被勒停,弄不好官途到此为止。
  
  天使差点被刺身亡,这当然是大事,沈括震怒,派兵将城内的羌人好生的折腾了一番,抓了几十个私藏弓弩者徒刑处置,也算是这些人倒霉了,平日里不算个事儿,但是这个关键时候就撞枪口上了,还是那句话,宋律的解释权归于官府,边地平日里约定俗成佩刀带弓,需要的时候你就是私藏兵甲。
  
  时隔近一年,秦延再次来到东京城外。
  
  此番鄜延路进京的队伍庞大,有五百禁军军卒,五百余名所谓西贼战俘,李舜举、童贯、种师中、种师闵、秦延、沈清直等人尽在其中,他们的护卫也有数百人。
  
  一行千余人怎的一个威势了得,一路上简直就是一个胜利大游行了。
  
  每到一处都是引来无数百姓兴高采烈的围观,他们当然不知道这些所谓炫耀武功的西贼战俘是什么成色,他们只管为大宋的战胜欢呼就是了,宋军如此献俘他们一辈子也没见过。
  
  就这样队伍夸功般一路走来,近月后抵达东京城外,这才被人引领到西门外等候。
  
  秦延、种师中、种师闵、沈清直一起坐在马上看着城门外熙熙攘攘的人群,他们就像是瓦弄里的所谓艺人般被围观着。
  
  这些人群流动着,不断有新人看着他们这些全身披挂,甲胄闪烁的西军军卒们,就如同戏子般成为被吃瓜观众品评的对象,这就是给秦延的感观。
  
  “靠,爷还不够粗壮,这些杀才说的什么鸟语,”
  
  种师闵听到十几步外一些细民说他不如身边的人雄阔,登时有些不愿意了,真特么的没见识。
  
  “嗯,你确实不如三郎多矣,”
  
  种师中倒是点头称是,他也是一个直性子。
  
  种师闵一囧,没想到二哥这般不给他面子,他很是不满的撇了撇身边一身闪亮的鱼鳞甲很是雄阔的那位,
  
  “三郎岂是他人可比的,西军中几人能如他般雄壮。”
  
  没得种师闵也是泄气了,几个人可以和秦延比身躯雄阔的,没得比嘛。
  
  在一旁的沈清直、宗泽哈哈大笑起来,种师闵虽然有时候有些小肚鸡肠,总是和其他人攀比,但是认输的时候倒也是爽快。
  
  “我这所谓雄阔到了战阵中就是弓弩手最好的靶子,你确定你羡慕,”
  
  秦延瞥了眼种师闵这厮。
  
  种师闵哈哈一笑,心里舒坦多了,宗泽和沈清直不禁莞尔,果然是个直肠子。
  
  前方突然鼓号齐鸣,队伍开始入城了。
  
  鄜延路的队伍从新郑门入城,然后直驱御道,他们在御道要进行所谓的献俘仪式。
  
  此番御道两侧排满了人群,都是东京百姓围观西军所谓献俘仪式。
  
  此时算是看出东京城果然人口繁盛,到处是簇拥的人头,后面很多看不到前面情形的人拿着凳子梯子各种的登高望远,让秦延看了有种后世观看足球比赛的赶脚,东京百姓这是将这次西军献俘仪式当做了一场娱乐秀来围观了。
  
  秦延想想,好像也难怪东京城的百姓如此,因为大宋受挫太久太久,自从太祖后几乎没有过痛快淋漓的大胜,就是偶露峥嵘也是签署合约奉上岁币了事。
  
  虽然期间有过王韶和安南的所谓大捷,不过王韶只是击败的羌人部落为主,而安南大胜到底是谁胜还不好说呢,惨胜如败了,最起码大宋广南被抢掠一空,而交趾国国内几乎没有受创。
  
  所以这次杀伤数万西贼的永乐城大捷,在宋庭的宣扬下给东京的百姓打了鸡血,这才有了十余万人围观的场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