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任委楼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玄心茫然的抬起头,急急忙忙的转过身,后脑勺还不经意的撞在了墙上,发出‘嘭’得一声。
  这里面原来不是空的啊。
  听到声音的吴悠,想到的并不是玄心的头疼不疼,而是发现,本以为空空如也的脑子里,竟然是实心的。可是就算是实心的又能怎么样呢?最多能说明那里面还是有东西的罢了,也可能是满满的水呢。
  “艾玛。”玄心下意识的去摸后脑勺,他怀疑自己光洁的脑袋会被撞出一个大大的包。被撞到的地方摸起来有点烫烫的,按压下去还会有一点疼。
  吴悠看到玄心捂着脑袋也没动,心底还是泛起了那么一点点的担心的。
  “哎呦我去,这墙真硬,比我的脑袋还硬。”
  那不是废话么!
  吴悠学会了林梓虚的招数,同样用那种带着一丝丝怜悯的眼神看着玄心,就像在看一个傻子。
  你以为自己在练铁头功么?
  硬要说的话,大概是空心头比较合适才对。
  玄心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这才注意到吴悠在看着他,他忍不住道:“你上哪整水去了啊?我以为你去护城河烧水去了呢。”
  “嗯。”吴悠长叹一口气道:“我不仅去了一趟护城河,我还看到了长安的盛事美景呢。”
  “呸。”玄心对着空气吐了一口,认命的帮着吴悠把热水掺杂在冷水里。
  狗狗这个时候特别的乖,没有再往缝隙里钻了,而是老老实实的趴在原地,小眼睛来来回回的看,倒水的声音都能把它吓够呛。
  看到吴悠和玄心往盆子里倒水,狗狗直接趴在了地上,眼睛里全是绝望。
  不跑也不闹,只是一言不发的看着地面,这个小样子看起来真的是可怜极了。
  吴悠觉得自己大概能猜得出狗子心里的想法,他一边试着水温,一边安慰道:“放心吧,不吃要吃你,就是给你洗个澡,洗完了干干净净的多好看啊。”
  狗狗没给他任何回应,先不说狗狗能不能听得懂人话,就算是能听得懂,人家也不会相信的。毕竟在狗子的眼里,人类是最狡猾的生物,既狡猾又可怕。
  水温差不多了,吴悠觉得基本上自己的手试着不凉不热的温度就可以了,拍了拍玄心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再往里加水了。
  “来来来,咱们洗澡澡咯。”
  吴悠走到狗狗面前,一把将它抱了起。在吴悠的怀里,狗狗就像傻了一样,完完全全变成了一座雕塑,一点反应都没有。
  “哇。”玄心看看在人家怀里的狗狗,再想想自己想把狗子抱出来时候的样子,顿时升起一股子敬佩之情。
  “大炮你挺有一套啊。”
  这句话是由衷的赞美,只是从玄心的嘴里说出来并没有那么好听罢了。
  “嗯,谢谢。”吴悠点了点头,算作是接受了这个赞美。
  当他把狗子往水里放的时候,狗狗反射性的动了动腿,它似乎不怎么喜欢水。
  “乖啦乖啦,洗澡澡。”家中又多了这么个问题儿童,吴悠耐心的一点一点试探,先是把狗狗的脚放到了水里,水温在渐渐下降,应该不会很烫才对。
  但是这只狗似乎对水有一种天生的抗拒,它不是因为水温的问题而想逃走,它只是不喜欢水的本身。
  “呜,嗷呜呜……”狗狗发出小小的声音,就像在哭泣一样。
  “没事没事。”吴悠赶紧安抚了两下,从上到下的给狗子顺了顺毛。
  再一点一点的把狗狗的被毛弄湿,全身湿透了的狗狗就像泄了气的球。本来看起来就不怎么胖,洗了澡之后更瘦了,两只手都能掐住它的小细腰。
  全身的被毛贴服在身上,唯一能显胖的蓬蓬质感消失了,又瘦又小,可怜巴巴的一动也不敢动。
  对水的恐惧,让它完全不敢趴下,只能老老实实的站着。小脑袋来来回回的巡视着,似乎在寻找逃跑的时机。 
  “你看,不可怕吧,洗澡一点都不可怕。”吴悠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安抚狗狗了,无论是水流还是动作,都做到又轻又柔,服务特别到位。
  叶卷耳在一旁都看呆了,平时傻了吧唧的老男人竟然也有这样的一面,她不敢过去,只能远远的喊道:“歪!我今天也要洗澡澡!”
  吴悠眼皮也不抬一下,专注的给人家洗澡,只是嘴上随口应付道:“好好好,你今天也洗,晚上洗好了,洗完了就睡觉。”
  “嗷!”叶卷耳远远的答应了。
  玄心看吴悠给狗狗洗的挺好的,完全用不着自己操心,刚想放松一下,就听到叶卷耳的小生意又传了过来:“晚上你给我洗!”
  “噗——咳咳咳!咳咳咳咳——”玄心没有喝水,他只是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阿弥陀佛。
  我刚才听到了啥啊,萝卜头原来和大炮一起洗的么?
  嗯?
  嗯嗯嗯?
  什么情况? 
  而当事人就像没听见一样,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懒懒的应了句:“你又不是狗,自己洗。”
  “哦。”
  叶卷耳不太高兴,嘟着小嘴耷拉着小脑瓜,小眼睛还时不时的往这边打量。
  玄心觉得自己听到了很了不得的事,犹犹豫豫的要不要把这件事在心中的小本本里记上一笔。
  “噶哈呢?”吴悠发现了玄心的分神,抬了抬眼皮问道。
  “没嘎哈。”
  和尚多默念了几句阿弥陀佛,觉得心境渐渐平复了下来。戒嗔戒怒,戒怒戒嗔,我佛慈悲。
  “没嘎哈就赶紧加水啊,没看到水都凉了么,咋这么没有眼力见呢?”
  戒个屁吧,不戒了。
  玄心还是在心中的小本本上,狠狠地给吴悠加了一笔。
  格式跟平时是一模一样的,某年某月某日,唐大炮子指使我倒热水,把我当成下人使唤。
  吴悠见到玄心那个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基本上也猜到了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如果认识这么多年,还不足以让吴悠充分了解这个人,那做人就太失败了。
  “你又给我记了一笔啊?”
  “嗯。”玄心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他俩之间这从来都不是秘密,早就从一开始的玩笑,渐渐变成了习惯,再从习惯变成了自然。
  时不时的还是能拿出来打趣。
  吴悠手上的工作也没停,给狗狗洗澡一点也不得马虎。首先要把被毛弄湿,然后顺着身上的毛发一点一点的洗。洗的时候还要注意手掌下的触感,如果忽然摸到什么硬硬的东西,说不定就是长了虫子。
  有那种专门叮进皮肤里的虫,它会把整个脑袋都钻到人家的皮肤里,就剩下一个硬硬的外壳留在外面,这种虫子的可怕之处就在于,会引起很多很多种疾病,有些甚至是致命的。
  男人上上下下洗的很仔细,手掌下也没有奇怪的触感,拨开毛发完全看不到小红点或者小黑点,白白的肉皮就隐藏在被毛之下。
  本来以为身上至少会有些小蜘蛛之类的,毕竟刚刚才在墙缝里钻出来。但是很意外的,并没有。
  身上连一只跳蚤都找不到,更别说蜘蛛了。
  最多最多是挂在表面上的一层灰,以及刚刚钻到墙缝里,蹭到身上的蜘蛛网。
  这狗可够干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