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荒之唐门千金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从徐九那里,叶澄也已经知道李墨香指的那个东西是什么。自然就是取自东海海外那头龙鲸王的龙涎固元香了。
  这东西交到药然的手里培育已经有超过半年了,其成长值完成到什么程度目前谁也不清楚。
  药然端着茶盏,一手碾着茶盖轻轻得刮埒着茶杯边缘:“七殿下放心,东西没有问题。东海商会那边,我也已经通知过去,不日就会有人来到宝康药城。”
  在八荒任何一座药城都是有其不可打破的规矩的,那就是无论是任何人,或者是任何势力送来药城的宝株,仙株,最后培育成功之后,都须得通知那人或者那方势力,然后由对方来决定东西的归属和去留。如若有任何人,或者势力想要侵吞仙株果实,那么将会遭到整座江湖的追杀,这一点也是得到大唐官府方面的认可的,也就是说一旦动了这方面的心思,想要伸这个黑手,就得思量思量,这天大地大,黑白两道都容身不得的日子要怎么度过了。
  李墨香点了点头:“东海商会那边怎么说?”
  药然放下手中茶盏:“东海商会如今的话事人叫张清远,他已经同意对龙涎固元香进行拍卖。拍卖所得一部分会支付荆州宝康药城做为仙株培植的费用,剩下的则是归他们所得。”
  仙株培植的收费可是不低,特别是像这种顶尖的药材,要能想让它存活,在他身上投入的心血和精力那可不是一星半点的。甚至还要投喂一些其他的仙株来给它汲取养分。
  叶澄忍不住插话道:“你们真的已经准备锁宝?听有四座一线宗门准备点天灯,帮李墨香吃下这龙涎固元香。”
  所谓的点天灯是拍卖行里的一种规矩,就是但凡点亮天灯,就是打定了主意不计生死来获得这件宝物。无论有谁开价,持天灯者都必须要比对方高出一口价,这其实就是在烧家底,一直烧,烧到天灯燃尽一方的家底,再也没有能力支付,或者其他势力放弃竞争为止。
  曾经不知道有多少顶尖的宗门势力在拍卖行被一盏天灯烧得的灰飞湮灭,在这规矩和大势的推动下,无论是什么宗门都吃不住。
  就目前知道点亮天灯,财压群雄的势力也就不超过五个,首当其中的是号称财可通神的江南财神会,第二个就是大唐李家,毕竟天下都是李家的,真的想要什么东西,哪有他们搞不到的。
  不过拍卖就是拍卖,世外的皇权在这里并不会为你增值,要出手都必须是真金白银,或者就是价值等量的仙株宝植,灵丹妙药。
  叶澄可能自己都不知道,当初他遭到暗算之后,武道根基几乎近毁,他所服用的那仙株,正是他的父亲和二叔几乎点了折剑小半座家底的天灯,才帮他烧回来的,这件事药然并没有与叶澄说,整个叶家也就他父亲和他二叔知道。
  药然看了李墨香一眼,似乎是在征求李墨香的意见,是不是能够将这件事告诉给叶澄知道。
  李墨香点了点头,示意药然可以说。
  药然这才开口道:“叶公子,准确的说如今有五家一线宗门会投天灯锁住龙涎固元香。这其中还包括阳关派,白银宗这两个主要推动经济发展的财富形宗门。”
  阳关派主要要从事古董生意,所谓盛世古董乱世黄金,如今的阳关派的古董生意可以说在整个八荒那是首屈一指的。虽然他们背地里走的路子也并不像他们门派名字那么光明正大,但是多年来积攒起来的财力足已经撼动整个江湖。
  至于白银宗,那就比较直观了,人家就是开银号的。宗主已经是如今天下公认的八方财神之一,八荒之内他们家字号的银庄已经超过了一百家,富可敌国可能还差了点,但是富甲一方已经完全是毋庸置疑的。
  听到这两个宗门的名字,叶澄终于明白为什么徐九说他们折剑山庄染指不了这桩交易了。
  不说别的,一家白银宗的财力那就已经和他们折剑山庄的财力不相上下了,如果不算上剑冢里那些旷世名剑的价值,一座折剑山庄估计财力也就是白银宗现下财富的水平而已。
  这还是两家,另外三家就算不说名字,比不上这两个巨头,能够挤身一线宗门,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这不是已经板上钉钉了嘛,”叶澄望向李墨香,可发现无论是李香也好,药然也好,他们的神情似乎都没有想象中的轻松。
  难不成比财力,就这样还会遇到什么对手?
  药然轻叹一声:“若是此前倒也没什么,只是这一次东海商会要求海外财团也加入这一次龙涎固元香的拍卖,这就增加了许多不必要的变数。”
  在这方面,卖主提出要求,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话,药城商会是必须得答应下来的,否则卖主也可以通过寻找其他三方拍卖场来进行这枚仙株的拍卖。
  “海外商团?”叶澄有些茫然,这怎么还就扯到海外商团的身上去了。
  “目前已知的是会有瀛岛商会介入这事,貌似还会有几支瀛洲外的海盗贼首也会受东海商会邀请来参与拍卖。”
  叶澄一瞪眼:“海盗也来凑热闹,这东海商会是什么路子,这么野!”
  “这没什么,”药然摇了摇头:“东海商会做的是远洋生意,他们要跨过漫漫汪洋,去往其他遥远的国度,与沿海的海盗打上交道并不稀奇。为了保证商航的顺利,与海盗进行一定的交易,甚至是建立一定的合作关系也是在所难免。只是眼下这些海外对手究竟拥有怎么样的财力,咱们心里还没有底啊。”
  “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几波海盗能有多少家底,咱们中原五家一线宗门天灯都点起来了,难不成还不够他们烧的。”
  叶澄终究还是想的太简单了,那些海外盗贼所拥有的财富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他们劫掠各国游航船队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这个时间能够积攒起来的财富到底有多可怕,恐怕难以用言语来形容。